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儿童故事会视频 >> 正文

【东北】蝉联(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李波在特警队担任警长职务已经三年了,但从未像今天这样闹心过。

经过三天三夜的蹲守,终于将省公安厅挂牌的入室盗窃案件的主犯捉拿归案了。经突审,虽然把犯罪嫌疑人的嘴撬开了,但由于个别被害人没有及时报案,犯罪嫌疑人所交待的余罪有几件没有核实上来。另外,这几天各警组均在统计上报全年抓捕嫌犯与破获案件的数量,明天特警大队就要盘点各警组的总账了。从各警组自己盘点的情况看,李波所在的第一警组荣获第一名是无可争议的了。

谁知天有不测之风云,今天凌晨三时许。俩损贼撬开了鹿鸣社区电机厂家属楼一楼的一户居民家的仓房准备盗取年货时,被正在街面上巡逻的第四警组的民警堵在了仓房内,逮了个正着。

哪知回来一审,整出来一个犯罪团伙来,一网下去捞出来了9名犯罪嫌疑人,而且均是惯犯。致使原本“落后”的第四警组在抓捕嫌犯与破获案件上在全大队各警组当中意外的拨了头筹,没费吹灰之力居然擎个现成的冠军。第四警组警长赵四海把这一荣誉写在了脸上。李波从心里面往外的不服气,同时又感到非常的难堪。面对趾高气扬、走起路来横膀子晃的赵四海,李波只能是硬着头皮双手合拢抱拳于胸前,用面部肌肉挤压堆积出来的笑容向赵四海道喜与祝贺。

你说李波能不上火吗?自从组建特警大队以来,第一警组在完成各项任务指标上那可是月月夺冠、年年卫冕,从未当过亚军。在今年“夏季风暴”的战役中一举打掉了以炼油厂保卫处处长为首的监守自盗成品油的犯罪团伙近二十余人。追回赃款近百万元。炼油厂奖励李波所在的警组一万元,后来根据李波的建议,将这笔奖金交给大队部建立了一个“优秀警组奖励基金”。在该基金会成立的大会上,李波信誓旦旦地对与会的战友们表示:“我们警组倡议建立的基金,我们警组就要第一个领取!”从此后,各警组的战友们戏称李波所在的第一警组为“南波第一万”警组。

看着赵四海得意的表情,李波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就好象“奖励基金”已经拿到手了一样。其它警组的同事也感到意外,纷纷议论着奖励基金会落入谁手?这让信誓旦旦拿全大队第一的李波及警组成员感到无比尴尬。警组成员杨光、胡江波私下对李波说:“得知第四警组名列前茅后,我们走路都不敢扬脖走了,在走廊上都低着头溜边走,嗨!别提这是啥滋味了。”

“还有人在我们背后指指点点呢,说……”心直口快的警员孙有才心中不悦地说着……

李波狠狠地剜了孙有才一眼,那意思就是你别再说了。孙有才哪里明白李波的意思。

他接着说:“大队长组织咱们政治学习时常说:‘坚持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赵四海这小子肯定是把‘特色’错听成了‘得瑟’,你看看今天把他得瑟的,一天了,像驴拉磨似的在走廊来回走,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警组捞了个第一似的!”

“咳、咳”李波干咳两声,又更狠狠地白了孙有才一眼。

“头儿,有练武功的、有练气功的,哪有练翻白眼的啊!你剜我干啥?”他大咧咧地说道。

“孙有才啊,孙有才!你太有才了。”杨光苦笑着说。

这时的李波更上火了,他把手一挥。“下班后谁也不准回家,今天晚上还要再加一个班,我刚刚得到线报,去年夏天在月亮湾啤酒广场殴打他人造成重伤害一直逃逸的犯罪嫌疑人钱广可能在这几天回家过年,从今天起我们要天天蹲他的坑,他不让我们消停,咱们就不让他有宁日。”说完转身就往大队长房间走去。

杨光左右看看,说道:“就算将钱广蹲着了,他就是一个人啊,我们还不是要与‘南波第一万’擦肩嘛?”

李波停住了脚步,扭过头违心地吼道:“不要总把工作与名次搅合在一起,工作就是工作,不是为了名次而做的,明白吗?”

杨光、孙有才、胡江波低下了头,同时从喉咙中硬挤出来一点点声音回答道:“明白了,头儿!”

“瞅瞅你们这几个只能打胜仗不能打败仗的样儿,都给我精神点儿,成败都要鼓起士气,懂吗?”

胡江波单手握拳,高高地举起,用力向下一拉,“耶!懂了!”三人相互击掌为自己的团队打气壮腰。

下班之前李波开出租车的哥哥李海打来电话说怀胎十月的嫂子马上就要生产了,因为太急了,没找到临时抱佛脚的夜班司机,便给李波打了电话求援。李波接电话时脑袋晃的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哥,你能不能不捣乱,我这边都要火上房,你让我替你什么班啊?没功夫!”说完将手机挂了。

一会的功夫,李海又把电话打了过来。“实在是找不到人了,因为有一个老客户晚上要赶飞机,没有办法,做生意是绝对不能食言的。只要将客户送到机场你回单位上班也不迟。”

一边是自己的嫂子要生产,身边需要有人照顾,大哥忙不过来。另一边是执行蹲坑的任务,少了自己也不是不行,只是自己不亲自到场有些不放心。他犹豫再三,看了看手表后勉强答应了,一边放下电话一边自语道:“真是越忙越添乱。”

李波在下班之前把工作交待给了从警时间较长的杨光,对他是千叮咛万嘱咐,直到把杨光烦的直摆手。

“如果不放心,你自己亲自去,别烦我了好吗?头儿!”杨光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我都这心情了,你还有心撂挑子?讲点人性好不好?”李波一边换便衣一边说。

杨光笑了,说道:“我不这样待你,你一个晚上都走不出这个门,快去快回吧,没有你我们就没有了航标。”

“少来,我就烦你这一套,虚头八脑,欺骗领导!”李波当警察之前就是出租车司机。

杨光看着李波远去的背影,脸上流露出了战友间那份默契之情。

公交车的地点在市妇幼保健医院门口。

哥俩寒暄过后。李海嘱咐道:“你晚上开车小心一点啊,快过年了,把我的老客户送到机场后你就上班吧,路上遇到打车的也别拉了,总听开夜班车的哥们说有抢劫的。”

李波冷冷地说:“求之不得!”

“拉倒吧,又犯职业病了不是?别看谁都像劫匪似的。”李海打开驾驶室的车门示意李波上车。

李波上车后,在调整车座椅位置时,在车座下面摸出一把菜刀来。

“这是什么?”李波举着菜刀问李海。

“是你嫂子总怕我出事,她放上来的。明天我就把这家伙请下去。”李海不好意思地说。

李波想把菜刀扔在车外,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又放回了原处,说道:“就算你是正当防卫,如果给对方造成了大的伤害也要追究你刑事责任的,知道吗?”

李海不愿意听弟弟唠叨,快速把要送机场客人的地址及电话号码交给了李波同时又把一个包递给李波,说道:“整个车的手续都在这里。”转身消失在月夜中。

临近春节的雪夜,呼啸的北风夹杂着硕大的雪花在天空中飞舞着。路灯跟随着雪花舞动的节奏忽明忽暗地变换着。从机场回来时,大街上基本没有什么行人了,李波一边开车一边自言自语道:“于无声处啊。”

这时,李波远远地看到在街道的尽头昏暗的路灯下面站着一胖一瘦两位20多岁的男子,他们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当他俩抬头看到李波驾驶的出租车时,伸手示意用车,李波处于一种职业的习惯,想仔细看看两个人的体貌特征,他放慢车速。

车还在慢慢的行驶中,俩男子迫不及待拉开车门快速上车,分坐在副驾驶及后坐的位置上。

李波看了俩人一眼后,漫不经心地问道:“二位去哪?”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胖男子冷冷地回答道:“沙陀子。”

沙陀子是城乡结合部当中最偏僻的一个街道。

当车行驶一半的路程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胖男子突然从腰间抽出一尺余长的大号镙丝刀,在李波眼前晃了晃,李波看都没看,依然稳稳地驾驶着出租车继续前行,嘴角微微地翘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藐视。胖男子见李波没有什么恐惧的感觉,他又把后视镜往自己这边一掰,对着镜子一边剔牙一边问:“大哥,多少钱啊?”

李波平静地说:“有计价器,您自己看。”

男子不耐烦地说:“小子,我是问你今晚拉了多少钱?”

李波突然感觉自己兴奋无比,几天来的疲劳顿时无了踪影,眼睛也明亮了起来,心想,这活不是来了嘛!他笑眯眯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兜里的钱?”

男子回答道:“Yes!”

李波用嘲弄的口吻说:“英语学的不赖啊小子。”

男子露出凶相急切地说:“少废话,快点拿出来!”

李波迅速将车停在了路边上,他仔细看看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胖男子。

“瞅啥?想记住我这张脸吗?”胖男子边说边继续剔牙,看都不看李波,接着说:“能记住我这张脸的人都在黄泉路上呢”。

李波伸手将后视镜掰向了朝着自己的方向,另一只手把座椅下面的菜刀用力地抽了出来,双手往刀背上一握,对着镜子一上一下做着刮脸状,说道:“你放心,我不用记住你的长像,将来我的长像会让你刻骨铭心的,至于我今天拉了多少钱恐怕你们一分钱都拿不走!因为你俩是我今天要干的第一票‘活’!”

男子见状似乎明白了什么,胆怯地问道:“大哥,你这是干啥?你不是开出租车的吧?”

李波说道:“今天巧了,遇上我算你小子倒霉。”

男子略带哭腔,脱口而出:“警察?”

李波出示警官证后,说:“Yes!算你聪明小子!”

胖男子讨好地对李波说:“大哥的英语说的比我地道多了。”

李波正色地说道:“少废话,在沙陀子有几个人做接应?”

胖男子低下头说:“4人。”

车后坐上的瘦男子见状拉开后车门,撒腿就跑。

李波熟练并快速地从腰间抽出手铐,将胖男子的双手紧紧地铐在了方向盘上,拉开车门就追。

瘦男子跑的飞快,李波随后用同样的频率紧追其后。远远地看去,瘦男子的一对小罗圈腿甩啦甩啦地跑起来还真挺快。

李波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追出去500多米,瘦男子被追的实在是跑不动了。在一棵大树前,单手扶树,跪倒在地,另外一只手捂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突然间哇哇大吐,肺子都要吐出来了。

站在一旁的李波气定神闲地说道:“你跑啊,小样儿,来,再跑个2000米?” 瘦男子喘不过气,断断续续地说:“再跑,我,就要交待了,大哥,你放了我吧!我错了。”

李波道:“放了你?想法不错啊?”

正当李波上前准备擒住这个瘦男子时,他突然从腰间拨出来一把刀,叫喊道:“你……别……别过来啊……!”

李波微笑地上前一步,用手指头轻轻地拨了一下伸向自己的刀,说道:“我就不信你还有力气握住刀?”话音刚落,刀落地的声音在极静的夜晚显的异常的清脆。这时的瘦男子真就是累的已经连最基本的握刀的力气都没有了。李波上前一脚踩住刀,顺势将瘦男子的裤腰带解了下来,将他的双手反扣至后腰,麻利地用腰带系上。

“小样儿,你这小罗圈腿原地站着就能钻过去一条藏獒,腿都罗圈成这样了居然跑的还挺快啊!”

瘦男子问道:“大哥,你是国家队下来的吧?”

李波正色地回答道:“告诉你吧,我们特警队员个个都是按照国家运动健将级的标准招收的。”

李波一手抓住嫌疑人的肩膀,一边朝车的方向走,一边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杨光你们蹲坑怎么样了?”李波寻问道。

“头儿!我正要给你打电话,钱广拿下了,现在由派出所赵所长他们往派出所押解呢!”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杨光的声音。

“太好了,你和孙有才、胡江波马上与我汇合。”李波将刚刚发生的一切简单扼要说了一下,并把自己的详细位置也告诉了杨光。

杨光异常兴奋地对着电话喊道:“太好了,我初步估算了一下,加上我们刚刚抓获的钱广正好比四组多抓一名犯罪嫌疑人!放心吧!我们保证三分钟之内准时与你汇合。”

李波马上用批评的口吻对杨光说道:“什么比四组多一个两个的,这是工作又不是比赛,工作态度一点都不端正。”言语间带着一份得意。

李波从这两个一胖一瘦的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上看与省公安厅督办的系列出租车抢劫案通报上的情况极为相似,李波心头一阵的欢喜。放下电话,李波露出了常人不易察觉的笑容。这也是他今天最开心的一次笑。

当李波警组全体成员将这伙涉嫌抢劫出租车的六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到特警大队时,时钟正好指向了零时......

癫痫病比较新治疗方案
成人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小儿癫痫怎么引起的呢

友情链接:

只可意会网 | 穿过的内衣哪里买 | 吴建豪演过的电影 | 市盈率公式 | 纷丽连衣裙 | 久违的感动 | 胆囊管堵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