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勒怎么样 >> 正文

【江南】台风(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挂掉电话,唐歆几乎是用扔的方式把手机放到隔壁办公桌上,视线重新回到打开的文档上面,思路却回不到接电话前那般顺畅。

父母的电话,无非就是问问是否回家吃饭,几时回家,还有最近新增的一个固定句式,有合适的男生就去相相吧。

就是这么一句话,对于刚刚结束八年恋情的唐歆来说,无疑是非常刺激的。她看着刚写不到五行的文档,一直告诉自己要冷静。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陆哲把便当放到唐歆面前,顺势坐到了她的旁边。

“没什么,家里人关心我。我这小白眼狼不识好歹,不顺听就不高兴了。”

陆哲轻笑出声,拆开一次性筷子递给唐歆,“家里又催了吧?你敷衍敷衍不就过去了,非摆出难看的脸色来气别人,又气自己的。”

唐歆自嘲地笑了笑,“没办法,我就是这么讨人厌。”

“好啦,唐大记者,赶紧吃饭,赶紧写稿,晚点还有场活动要去呢。”

唐歆边吃便当边写稿,还把在一旁讲电话的陆哲的对话内容一句不落地听了进去。

她的搭档陆哲是典型的新好男人,游刃有余地扮演好生活和工作中的各个角色。光是听他打电话时单方面的跟儿子、太太的对话,就可以感觉到浓浓的温馨。唐歆很少羡慕人,但她羡慕陆哲。

这是一场普通的发布会。唐歆坐在媒体席里,拿着手机在玩游戏。陆哲则忙多了,扛着摄像机满场走。

在游戏玩到快要通关的时候,陆哲递来一瓶水和一块蛋糕,“刚看你都没怎么吃饭,再吃点这个吧。”

唐歆看看他,又看看游戏,犹豫了几秒,还是把手机放下了,接过水和蛋糕,一口一口地吃起来。

坐在唐歆隔壁的另一个栏目的记者邱瑜目睹全过程后,感概道:“真是羡慕你啊,每次出门都有个大暖男陪着。”

唐歆笑了笑,“暖男倒是真的,可惜是别人的。”

邱瑜靠过来,在唐歆耳边小声问:“听说你和那个远在德国的男人分手了?”

“是啊。”

“好可惜啊,我还以为你们八号风球都打不散呢。”

“就是吹起了八号风球啊,他都回不来了。”

唐歆曾经也觉得他们俩是八号风球都打不散的。可是,她没想过的是,如果她这边挂起了八号风球,航空港都关闭了,在德国的他要怎么飞回来陪着她呢。他飞不回来,她也过不去,于是,就落得个打散的结果。

唐歆想,她怎么就这么笨呢,八年了才想清楚这个问题。当初,她就应该跟着他去德国,或者跟他分手,这样就不会落得个快三十岁了却又单身了的结局。

就在唐歆胡思乱想的当口,陆哲又走了过来。这次,是轮到她的采访了。

采访对象是发布会项目负责人卓乐,不过三十出头,言谈举止却沉稳大气。唐歆很愿意采访他,一来他说话有条理有重点,后期制作省事,二来卓乐还是个体贴的人,每次采访结束后都会送他们回台里。

回台里的路上,起风了,雨也落了下来。唐歆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的瓢泼大雨,对陆哲说:“这么大雨,我还是去邱瑜那里打地铺好了。”邱瑜住在电视台分配的宿舍里,唐歆经常过去蹭吃蹭住的。

坐卓乐的车回到台里,三人互道再见后,卓乐原路返回。陆哲放好摄像机,也回家了。剩下唐歆在办公室里写完稿,已是半个多小时后了。

雨还是那么大,唐歆琢磨着就这么走过去宿舍,估计也会淋湿。刚走出台大厅,一声喇叭声吸引了唐歆的视线。她看着那辆熟悉的车,还有开门下车的男人,愣住了。

直到卓乐走到面前,她才问:“你怎么回来了?”

“我送你回家吧。”

唐歆摆摆手,“不用了,刚跟爸妈吵完架,不想回家。”

“怎么又吵架了?”

唐歆无所谓地笑了笑,“还不是那点家长里短的破事,过一两天就好了。”

“你呀,都出来工作几年了,怎么还是那么任性。”卓乐伸出手,揉了揉唐歆的头发,动作一如大学时般自然。

“学长,在爸妈面前还装腔作势的,我可做不来。”唐歆抓着卓乐的手,不让他弄乱自己的发型。

“还是去我那里吧,有客房留给你,别去跟邱瑜挤单人床了。”

感受着卓乐手掌的温度,唐歆突然想起了那个远在德国的前男友。她在想,那个人的手,好像没有卓乐的温暖。

唐歆去了卓乐那里。刚走进玄关,就有一个圆滚滚的身影扑进唐歆怀里。唐歆抱起它,掂了掂,“可乐,你是不是又胖了?”

唐歆怀里的是一只一岁多的双色柯基,是卓乐精心照料的宠物。当初卓乐把可乐带回家的时候,唐歆还问过他,怎么突然想养狗了呢。卓乐说,喜欢啊。

可乐的名字还是唐歆给取的。卓乐出差的时候,也是唐歆在照顾可乐。她有时会对着可乐自言自语,说些开心的不开心的,却经常被卓乐发现。

“你,还好吗?”在唐歆走进客房的时候,卓乐突然问。

抓着门把,唐歆抬起头,告诉自己要冷静。别人关心她的时候,她可以面带笑容地告诉他们,她很好。可卓乐这么一问,她却有种想哭的冲动。

唐歆忍住情绪,背对着卓乐点点头。卓乐走上前来,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唐歆回过身,抱着卓乐哭了。卓乐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无声安慰。

分手后,唐歆第一次这么放肆地哭泣。

八号风球走了,唐歆的失恋情绪也被冲淡了不少。她还是这么努力地工作,奔波在新闻现场一线。有所改变的是,每当父母提起相亲的事,她不再那么反感,而是顺着家里的意思,去见面。去的次数多了,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难得的一次双休,被一场相亲占去了半天,跟滔滔不绝地文科男告别后,唐歆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经过一家花店,出来的时候抱着一盆小盆栽,就这么去赴卓乐的约了。

绚烂的烟花,在天空开出灿烂和耀眼,转瞬便消失无踪。唐歆和卓乐并肩坐在草坪上,看着热闹的夜空,彼此安静。

直到夜空回到应有的平静,唐歆才脱下外套摊在草坪上,然后躺了下去。

“下午我又去相亲了。那是一个文科男,可会说了。我觉得以后有专业的问题可以去采访他。”说着,唐歆还摸摸外套口袋,确认文科男的名片还在兜里。

“你尽把对方当采访对象了。”对于唐歆的职业病,卓乐见怪不怪。他好奇的是,“你相了这么多次,就没一个合适的?”

“没有。我只觉得,那些就是我的访问对象而已。”唐歆看看卓乐,“我大学就认识你了,好像只见你交过一个女朋友,分手后到现在怎么就不见有下一个了?”

“缘分未到吧。”

唐歆轻笑一声,“我看是要求太高吧。”

卓乐看着唐歆,说:“我的要求不高,只不过,我好像达不到对方的要求,所以才一直单身。”

月光映衬下,卓乐的眼睛很亮。他静静地看着唐歆。唐歆在他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有些慌乱地低下头,唐歆随手把盆摘放到卓乐手中,“花店老板说这是向日葵。我觉得蛮适合你的,就送给你吧。”

“谢谢。”卓乐看着只有叶片的盆摘,说:“唐歆,你知道吗,向日葵的花语是默默地爱,的确挺适合我的。”

这个地区,这个季节,台风来得总是过于频繁。当唐歆独自一人拎着机器出现在卓乐面前时,他下意识地快步上前,接过她手上所有的东西。“陆哲呢?”

“陆哲孩子生病了,在家照顾呢。”唐歆动作利落地架好机器,“组里其他人都有任务,我就一个人来了。这点小事,我一个人搞得定。”当记者时间长了,唐歆早已练就一身能写能拍的本领。

卓乐顺着唐歆的手势移到指定位置,“下次再这样就打电话给我。你看你,机器没淋湿,自己倒成落汤鸡了。”

唐歆看了看自己狼狈的打扮,笑了笑,“幸好是来采访你,换了其他人,我还得带身衣服,到地方了就先换上。”

卓乐看着唐歆,认真地说:“你该找个懂得照顾你的人了。”

摆弄机器的手停了下来,唐歆有些无奈地笑道:“是啊,是该找个人了。有合适的记得介绍给我。”

“好。”卓乐答得认真。

记者的工作节奏总是那么紧凑,当唐歆出了一趟差回来,卓乐说要给她过生日时,她才发觉,他们有整整两个月时间没见面了。

卓乐选的地方有点讲究。唐歆在衣柜里翻来翻去,总算找到一件合适的连衣裙。当走进包厢,看到穿着休闲西装的卓乐,还有打着小领结的可乐的时候,她惊讶之余,忍不住笑了。

“不就过个生日吗,搞得这么隆重。”唐歆把可乐抱起来,打量着它的领结。

卓乐把蜡烛一根根点燃。不知为何,唐歆总感觉他有些紧张。

“来,许个愿吧。”

唐歆十指交握,闭上双眼,默默许愿。然后,一口气吹灭所有蜡烛。

卓乐问:“上次说的,给你介绍的事,还算数吗?”

唐歆点点头,“当然算。”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切蛋糕的手停住了,唐歆看着卓乐,感觉自己没听清,“你说什么?”

卓乐拿过她手中的小刀,给她切了块蛋糕,“我觉得,我就是那个懂得照顾你的人。你觉得呢?”

唐歆低下来,好一阵子没有作声。直到可乐跳上来抢她面前的蛋糕,她才看着卓乐,说:“我也觉得是。”

这大概是今年最后一次台风了。唐歆待在卓乐家里,听着雨滴打到玻璃的声音,看着在窝里睡觉的可乐,想着卓乐能不能如约回来。

卓乐出国公干一个月,今天是回国的日子,却遇上了台风。唐歆想,这次的台风,是把人刮走了,还是吹回来了。有过一段不太美好的回忆,每当遇到这种天气,她总爱胡思乱想。

不知过了多久,可乐兴奋的叫声拉回了唐歆的思绪。她走到玄关,看着满身狼狈的卓乐,却意外地觉得他很帅。

“我回来了。”卓乐倾身拥抱唐歆。

心中涌起浓浓的感动,唐歆亲了亲他,在他耳边说:“欢迎回来。”

原发性癫痫的根本病因
药物治疗癫痫哪种效果好
武汉治男性癫痫的医院

友情链接:

只可意会网 | 穿过的内衣哪里买 | 吴建豪演过的电影 | 市盈率公式 | 纷丽连衣裙 | 久违的感动 | 胆囊管堵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