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样烙馅饼好吃 >> 正文

【笔尖】擦肩而过(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世间的债有多种,不是你只要用心记住,就能偿还的清,尤其是那种无法斗量的人情债。

伟与平是中学同学,他们同坐一桌,在老师和同学眼中是一对最佳搭档。

伟是班长,长的帅气稳重,平是纪律委员,开朗又大方。老师将他俩安排坐一桌,真是煞费苦心。他们性格互补,一个管学习,一个督纪律;一个沉默寡言,一个活泼好动,形成鲜明对比。

伟来自于农村,虽说学习成绩优秀,但他出自于农家。在那个凡事都以农与非来横量家境门第的年代,平就显得优越多了。她父母均是国家干部,属于吃商品粮的人,而平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唯一的独生女儿,家庭条件优越的自不必说。

平时,平总是从家里捎带点零食来学校吃,自然也分给伟一些。伟开始不好意思接受,推辞得次数多了,平就有些不耐烦,偏要看着伟收下并当着她的面吃掉才肯罢休,弄得伟涨红了脸,放下自尊带着几分羞涩去领受。

渐渐地,平的率直善良让伟的心里有了一种懵懂的感觉。看不到她时魂不守舍,看到她时又假装心不在焉,这个貌似表面沉稳凝重,实则心底热血沸腾的大男孩就这样恋爱了。但他因出身门第,在平的面前有着强烈的自卑感,这道鸿沟,压抑着他一直不敢主动去表达。

2.

日子一晃就到了高考时节。

平离毕业还差俩月,父亲就早早的给她在县城安排了一份不错的职业,去粮食部门做了一名出纳员,而伟还在继续为未卜的前程努力着。

平走前约了伟一起去学校旁边的一片槐树林见面。

“明天,我就要走了”平说。

“哦”,伟低着头应声。

“这是地址,记得常给我写信”

“哦”伟伸出手,接过平递过来的一张纸,揣进了衣兜。

“我走之前,你除了‘哦、哦’之外就真的没什么话要说吗?”平直直的看着伟追问。

伟羞的抬不起头来,片刻,眼睛飘过平那出水芙蓉般美丽的脸庞,又迅速移向别处。此时,正是槐花正茂时,那堆在枝头的白色的小花,一串串挤满了槐树的枝桠藤径,争先恐后的开放着,发出醉人的芬芳,仿佛那甜润的气息可以从空气中剥离。

伟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我是地面的蛤蟆,你是高飞的天鹅,我的心思如同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空想罢了。现在还没有能力去支配你的未来,唯有好好读书,考取大学,一切幻想才有可能变作现实!”

平噗嗤一声笑了,将自己的一张照片塞到伟的手心里,转身跑开了,边跑边大声对伟说:“等着你!”

当年,伟在高考前生病,意外的名落孙山。而平去县城上班后,虚心好学,加上她开朗的性格,不久就被领导提升重用。伟的心理更加自卑怯懦了,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蒙头大睡,一连几天不说不笑不言语,家人也不敢给他过多责备,担心他承受不了打击,想不开。父母过来劝他,他掉转身不吭声;弟弟过来推他,他坐起来一声吼叫“滚开”,就又倒头躺下,只有年迈的奶奶癫着一双小脚给他端来饭菜时,他才慌忙起身接住,放到一边去,又自顾沉默不语。

3.

一个炎热的午后,太阳似乎能把地球烤焦,偶尔的一丝风也是热的,知了在树梢声嘶力竭的叫着“热啊…热啊”,鸣叫声弥漫了村子的角角落落。一个高扎马尾辫的女孩子,一路打探着走向伟的家门。伟的父母听说来者是儿子的同学,还是这样一个漂亮可人的姑娘,欢喜的赶忙将她领进家门,径直引到伟的床前,对着姑娘努了努嘴悄悄走开了。此时,伟正面壁而卧,似乎已经察觉到有人在他床前站定,却故意假装睡去,这时,弟弟跑上前推了推哥哥的膀子。

“滚开”伟不耐烦的大声吼道。

弟弟吐了吐舌头,退到女孩的身边。女孩走上前,将歪斜的枕头捋顺,并弯腰捡起掉到地上的一本书。

“烦死人了!”伟瞪着眼不耐烦的猛然坐起来,他的目光接触到女孩微笑的脸时,一下子惊呆了:“平?怎么会是你?”

“怎么不会是我?”平边笑边煽动着手绢,“我来看看你睡醒了没有,一点小挫折就击倒了?”

伟不好意思了,他赶忙坐起来,脸窘的像个小姑娘。

下午,伟送平到村子口,一伙调皮的小孩子远远地跟着,他们齐声唱道:“小媳妇儿,穿花裙,敲锣打鼓娶进门……!”臊得伟猛然加快了脚步,将平拉下好远一段距离。

这晚的饭桌上,伟心情大好,他狼吞虎咽的吃着饭,好像要把这几天缺失的饭食补回来似的。饭毕,他向父母提了一个要求,希望他们能答应自己找个地方去复读。伟的父母好像早就商量好了似的,没作丝毫的犹豫便一口答应下来。

4.

一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伟在复读的学校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名牌大学。他手捧录取通知书,心中不由感慨万千,想起平在他复读的这一年里,几次写信鼓励他,不但帮他在精神上走出了低谷,还在信封里夹上五十斤粮票邮寄给他,为他的饥荒解了困,她是他命中的天使,心中的女神。他暗想,自己就算如愿考取了大学,为了平,也为了他美好的前程,他还是要努力的,只有这样,他才能以百倍的呵护来偿还平对他的爱,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在学校,他读书更加刻苦,生活也相当节俭,他用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钱给平买了一方猩红的纱巾,准备在假期送给她。伟的优秀得到学校师生的一致认可,很快就当上了学生会主席。面对倾慕者的追求,他像一段绝缘的木头,不给电流通过的机会。有人说他不解风情,有人说他孤傲难懂,他只淡淡的一笑,不作丝毫的辩解。

再说平这边,因她生性活泼大方、工作上也肯积极上进,因而深得领导的赏识,不久就被单位提升重用。像平这种光芒四射的女孩子,无论走到哪里,对小伙子们都有着强大的诱惑力。多少小伙子暗恋着她,当她从他们跟前走过,一个个饱含深情的眼神追随者她,妄图穿透她的背影,直接走进她的心里扎下根。

鑫就是当时众多的追求者之一。

那是个周末的晚宴上,平在与单位同事聚餐时,被公子哥鑫看中。

鑫是他们单位一把手的独生子,与平年龄相仿,但追女孩子却自有一手。自从遇见了平,就被她的开朗大方,聪明伶俐所吸引,随后就对平展开了强力的攻势。时常投其所好,送花送礼物、请客吃饭看电影等小计策频使不断,还借口爸妈相邀去他家玩,挖空心思的寻找各种理由接近她。但平不太喜欢这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她的感情早已倾注在了伟的身上。但又怕一口拒绝使得鑫尴尬难堪,再说了,处在这么一个位置,又怕得罪了鑫的父亲,反遭小鞋穿。平逃避的次数多了,偶尔也会应付一两次。平的这种若即若离的举动更加让鑫不能自拔,他细心的捕捉每一次机会,以求收服平那颗傲傲的心。这让平感觉苦恼,想想远在N市的伟,至今连一句承诺也没给过自己,活泼好动的她,突然间变得沉默了。

沉默是少女孤单的表现。平的安静让人看到了她心中的无助。即便这样,她爱伟的心依旧炽热如初。

单位派人去A地学习。平好不容易争取到了这个名额,可以去伟的学校里看望他。出发前一天,平精心挑选了一件礼物——一个烫金的红领带,她兴奋了一夜,想着自己突然出现在伟的眼前,他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惊喜。

伟这几天里正忙的不可开交,五四青年节马上就到了,学校正要举办一场话剧演出,伟是学生会干部,这种活动自应积极响应,这两天正忙着组织大家排练节目。

伟的角色是饰演《罗密欧与茱莉叶》里的男主人公,女主角则是由系花娜来饰演。为使演出能成功,他们精心的做着准备,自然免不了在课下多下些功夫对台词。

平走进校园,向室友打探伟的去处,有人随手指了指他和娜排练的地方说:“在那儿,他跟系花在一起!”平向室友道了声谢就匆匆赶了过去。

藤蔓环绕的角落里,伟和娜相对而立,暗恋伟许久的娜,此时正借着这样一个角色,饱含深情的对着伟喃喃低语:“亲爱的人儿呀,我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对你说我爱你的机会……”语毕,她用深情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伟,看的伟将目光移往别处。娜突然走上前给了伟一个响亮的吻。

这一幕恰被赶到的平看见,她僵在原地像一尊冰封的雕塑,任寒流从头顶直蹿到脚底。少顷,缓过神来的平默默的回转身,迈着艰难的步子离去,泪,顺着她俊俏的脸颊奔流而下。

伟被娜的举动涨红了脸,他后退一步,低着头对娜说:“谢谢你对我的爱,其实我一直都明白的,但我不想背叛自己的心!”

这时,远处有人高喊:“伟,有人找!”

伟借势抽身走开了,留下娜怔在原地独自伤心落泪。

“人在哪?”伟问室友。

室友拿着一件包装精美的礼物向他扬了扬:“在这儿!”

“一位女士留给你的,她已经走了!”伟跑向门口张望,哪儿还有平的半点影子。

5.

伟大学毕业前夕,接到了平结婚的消息,新郎是她们单位领导的独生子鑫。

伟伤心欲绝,没想到自己为之奋斗的女人,在他即将有所收获的时刻,会突然抽身离去,将他掷于千里之外的荒原,任如一只孤独的苍鹰在荒漠的沙海上盘旋,找不到落地的绿洲。他痛苦哀伤,孤独彷徨,不眠的夜晚,他辗转反侧,拿出平的照片幽怨的责问着为什么,平只是一味的笑着,不作任何回答。

毕业后,伟选择留在当地的一家金融机构工作,做了银行的一名小职员。他不想再回到家乡,回到那个让他伤心痛苦的地方。他将平的照片及信件深深的压在箱子底,试图给那些记忆挂上一把锁链,挡住它们外溢的路,可是,寂寞的夜晚,那些发霉的记忆依然还会从箱子底冒上来,穿越黑暗的时空行走到伟的面前。

伟的工作与所学习的专业很对口,加上他诚实稳重的性格,很得领导的赏识,五年以后,他已经从一个小小的银行小职员升任到主管的位子。

这一天,伟接到家乡同学的邀请函,大家准备在母校举办一次校庆,搞一个大型的聚会。伟告假三天,带着复杂的心情,赶了过来。

宴会上,伟无疑是最风光的一个。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下,他感到了一份虚荣与满足,心想,平,看到我,你一定会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伟的目光扫过到场的每一位女生的脸,却始终没有见到平。

酒过三巡,他实在忍不住了,拉过旁边一位女生悄声问:“怎么没见到平呢,她怎么没来?”

女生一脸的惊讶,“你是真的不知还是假装?哦,也难怪了,你在外地嘛!”

顿了顿,她低声说:“平两年前服毒自杀了,留下一个两岁的女儿,真是可怜哦!”伟的眼睛瞪的滚圆,这消息如同晴天炸雷,他的心跳加快,呼吸也跟着颤动起来。

“怎么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伟一把抓住女生的手臂,大声追问,直攥得女生甩开了手臂呼痛。

稍后,女生甩揉了揉手臂,带着一脸的余憾说:“平真是红颜薄命,嫁了个败家的丈夫,吃喝嫖赌样样通,后来竟瞒着平出去吸毒,被平发现,她苦口婆心的劝说却换来一顿打骂,绝望的她服毒自尽了。这还不算惨呢,更让人悲哀的是,平的丈夫也在后来的一次吸毒中产生幻觉,从五楼坠地身亡,撇下一个四岁的孩子跟着奶奶一起生活”

伟的心抽搐起来,自听到平服毒二字就跌进无底的深渊,女生后面的话,还在喋喋不休的叙说着,伟一句也听不下去了。他只觉得头懵眼晕,两腿几乎支撑不动沉重的躯体,顺势趴到了桌上。

两个月后,一个细雨纷飞的日子,伟的勃颈上打着一条溜金的领带,手里拿一束滴水的玫瑰,另一只手牵着一位四岁的小女孩,静静的立定在平的墓碑前。

墓碑上,眼前的平一脸的微笑,依旧甜美如初。伟缓缓弯下腰,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那张微笑的脸却冰凉依旧,无法感知到他的温暖。一滴泪从他的眼眶里溢出,一种幽幽的责备从他翕动的唇齿间滑下:“傻女孩,你连死都不怕,怎么会惧怕一段腐烂的婚姻?你还有我啊,我的肩膀你可以依靠,你的痛苦我也可以分担哪,你怎么就这么傻哪?”

他的声音哽咽了“你这一走,一了百了,可你让我怎么去偿还你的人情债呢?”然后,他直起身来,深深的鞠了一躬,回转身,拉过小女孩的手,指着墓碑上平的像片对小女孩说:“平平,这是妈妈,快叫妈妈呀,来吧,宝贝,咱们给妈妈献花!”一只大手握着一只小手,将一束鲜花轻轻放到了平的墓前。

“宝贝,咱们跟妈妈道个别,跟叔叔一起走,从此以后,叔叔就是你的爸爸了!”

烟雨苍濛中,平的微笑一如当年,依然是那么的纯静甜美,似一朵花开,在暮色里若隐若现……

癫痫的早期症状是什么呢
癫痫病为什么不好治疗
治癫痫的中药都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只可意会网 | 穿过的内衣哪里买 | 吴建豪演过的电影 | 市盈率公式 | 纷丽连衣裙 | 久违的感动 | 胆囊管堵塞